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常信要闻

2018毕业季,母校我想对您说系列(1):想有台时光机,去看看我与您的记忆

出处:宣传部 2018-6-11 [浏览:1393次]

图书馆:有遇见、守望幸福的记忆

三年了,学习功课、修改论文、看书、写文字都在图书馆里。

一楼、二楼的图书库,喜欢坐在地上(虽然地上有点凉),拿着书在看,一待就是一个下午。三楼、四楼还有五楼自习室,抱着电脑,在自习室一敲键盘就是一个晚上。有时候自己一个人,有时候与朋友一起,灯光亮着,空调开着,这样的时光,我想以后不会再有了。

我还没有离开记者团的时候,记者团办公地点还在图书馆四楼,现在再过去已经不在了。那个时候我刚接手记者团采编部不久,有一批新鲜血液的注入记者团,我对于喜欢文字的人会有着没有理由的喜欢。那次有一个孩子跟我说:部长,我喜欢写东西,但是我写不好,你教教我吧。喜欢一件事情很纯粹,我没有理由拒绝她。从文章的结构到具体行文、用词遣句,聊了几个小时。图书馆值班的阿姨叫了我们几次,当我们出办公室门的时候才发现图书馆里其他地方都已经黑了,门也已经关上了。我开始还有些惊慌,是不是要在图书馆里过夜啊。后来找到阿姨,被阿姨善意的训了一顿才放我们出门。

那一晚的记忆,我想我能记一辈子。后来还为那晚故事写了一篇文字,夸图书馆阿姨是守望幸福的人。

六楼、七楼,那是心理健康中心。那里有我待过的心理健康协会,那个大我五岁的徐杏玉老师结婚了,一个爱情长跑有了美好,还在给学生讲着爱情心理学;那个雷厉风行的闫老师似乎变得比我在的时候更活泼,更加贴近学生模样。

 

食堂:“舌尖上的常信”

6月5日,在学校食堂吃了中饭,没有饭卡,还是偶遇我的那小徒弟给我刷的卡。让我觉得最便宜、最香还是食堂。三年前来到大学校园,好多人告诉我一个学校好不好,一看图书馆,二看食堂。

来自农村的我,对饭菜没有太多苛刻的要求。不习惯食堂甜而寡淡的口味,想念徐州的辣。然而,接下来的三年,我竟吃着吃着习惯了食堂的甜、淡,却怎么也吃不了辣了。

学校食堂重新装修后,被评为常州高校最美食堂,好多学长学姐回来,都想到食堂来。在外实习工作半年,公司楼下食堂,便宜不好吃;外面饭店里,好吃不便宜。

 

我的班级、我的老师:会续写我们的故事

从应用韩语151班到营销与策划151班,我认识了十几位老师、几十位同学。

现在遇到韩语班级的老师却不会鞠躬,怎么也说不出 안녕하세요。遇到韩语班同学,同学还会叫一下我的名字,喊一句班长。

陈主任、吉大大他们都是属于幽默、亲民的领导。张立老师,一个被我称为“海贼王一样的男人”,曾经的我和他太像了,性格,爱好等等。然而,他一直在做自己,而我改变了太多。早就想着写一些与他的故事,却未曾提笔。

16级的校园营销展会刚刚结束,我想到去年的我们。我们在组队,成立公司,在校园里售卖自己的产品,就像一关一关在攻打终极Boss一样。去年的我与我的小伙伴们一起大获全胜的样子,我还记得。

进入营销与策划151班开始,我便进入了忙碌的状态。不断换着教室上课,写剧本、拍电影、活动、创业、比赛、公益。

 

好多同学都觉得陆婷老师太过于严苛,可她却是我最喜欢的专业老师;还有班主任夷香萍老师,实习之后对于我们的关心,让我觉得“不适应”。最近没事会去她的办公室坐坐,难道是要离开才懂得珍惜的缘故?

毕业典礼:满满的仪式感 收获暖心礼物

          感悟那些成长和遗憾

6月10日,清晨六点多就醒了。洗脸、刷牙,一遍又一遍看着镜子的自己是不是很精神;洗漱之后又换衣服,长的不帅却喜欢干净,白衬衫是我的最爱。问身旁的哥哥:你看我今天穿什么衣服。“毕业,又不是相亲,你看你那么早起。刮胡子,挑衣服,其实你穿拖鞋都没事。”听到哥哥说这话,我就不乐意了,立刻回了一句给他:生活需要仪式感,毕业更需要仪式感!

穿着记者团学弟学妹一起给我买的运动鞋、、黑裤子、件白衬衫。我想着最后的见面,一定是精神、干净的。坐在书桌旁憧憬着毕业典礼,突然,一个来自宜兴的崔同学一条微信电话让我回到现实。

“在哪,来学校,我在图书馆南门。”见面,他打开车门送给我一个盒子:“你看看你名字有没有刻错。”

我拿到手中,一个精致不能再精致的盒子,打开盒子出现的是一个酒盅一样的紫砂杯子。杯子的侧身刻着几个字: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|王乾 so young

看到如此用心的毕业礼物,我满心感动。王乾, 每个字都刻得那么深刻,就像刻进心底一样的青春记忆。

我想到昨天收到的礼物——三本书:《人类简史》、《未来简史》与《中国哲学史》。这是徐杏玉老师送给我的毕业礼物,他与我虽是师生,但我俩之间的相处更像哥哥与弟弟。我们会一起吃饭,一起讨论心理学的问题,一起谈论各自生活存在的问题,一起做公益志愿。史学、哲学类的书籍是我高中那些年最喜欢的书。

谢谢你们,这样一份毕业礼物,我想这是最好的纪念方式。

6月10日上午九点,毕业典礼正式开始了。

周勇校长的致辞、优秀毕业生、学生家长的发言;毕业联欢会节目的开始,再到结束时,不想、不舍脱下学士服那一刻。慢慢、慢慢地真正融入到了那个被称为“毕业”的氛围中。15级记者团、15级心理协会、15级韩语班、15级营策班,竞赛、创业、教室、图书馆,谢谢你们曾经陪伴我的那些日子!那些成长和遗憾。

 

毕业典礼结束,拿着毕业证离开校园。走到校门口的时,看到门卫大叔在校门站着。进出这个校门三年,熟悉了这位大叔的身影和脸庞,走到他面前:“大叔,我是不是以后都进不来了?”大叔笑着,眼里噙着泪花:“没事,没事,进来。什么时候想回来了,大叔给你开门。”听到大叔的话,再次感受到了离开毕业典礼现场的感动。不舍,想哭的冲动。说了一句大叔,再见。当我走了很远,想着大叔的那句话,始终有一丝丝遗憾,奔跑着回到了校门口:“大叔,我们一起照张相吧”就这样和门卫大叔合影,我问大叔做了多久了,大叔用手伸出了八,告诉我他已经在常信院做八年了,也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毕业生。

三年的常信院生活,就这样结束了。我再也没有图书馆、没有食堂、没有教室可以去了。拿到常信院毕业证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以后这个世上再也没人会像老师一样容忍我的错误、包容我。

再回头看一下,校园的每一个角落,再回头想一下,校园的每一个人。

 

常信院,我也该改口叫您一声母校了。望多年之后,再相见,我仍是那个简单的白色衬衣少年。(文/图 营策151班 王乾)